北逍

【王杰希x王杰希】失忆蝴蝶

执笔行凶:




*王28x王18
*王杰希生日快乐!!




     王杰希很久之前做过一个梦。


     像是在海边上的一个场景,灰色天幕深蓝海水,浪潮汹涌在近岸白色细沙上撞碎,而岩石深黑,表面结一层滑腻的苔。


     他站在远远的地方望过去,看见灰色薄外套的男人背影,分明是十分熟悉的,与梦中人的身材相契合。


    那时他刚从绮梦中醒来,股间胯下一片黏腻,少年人梦中有生理反应其实无可厚非,可梦里与他颠倒乾坤的那个人分明有一张最熟悉的面容,削薄嘴唇,挺直鼻梁与英气的眉,额头开阔明净,笑意淡薄却温柔。


     不是他自己却又是谁。


     小魔术师懒洋洋躺在沙发上,宽松的居家短裤里露出一截小腿,足踝瘦削白皙,被男人温热的手掌一手掌握。


     他正一手捏着薯片往嘴里送,漫不经心伸出嫩红舌尖舔干净指腹上的薯片屑,足踝被人握住了以粗糙的茧缓缓摩挲,倒也没显出什么生气的意思。懒洋洋蹬了蹬王杰希,足心隔着短裤贴在腿间,不轻不重的几下,倒把顶出一片轮廓的东西踩得愈发坚挺起来。


    “…快去做饭。”他突然笑了笑。“老东西白天都这么精神?”


     王杰希也笑了,他笑起来很好看,眼角笑纹温柔。手掌沿着小腿滑上去,隔着短裤捏了捏腿根。


    “你不也是差不多?”


   “那行吧”小魔术师好整以暇丢下薯片袋儿躺平在沙发上。“呆会儿吃饭,先吃我。”


    王杰希理所当然的俯下身去吻住少年的唇,衣衫落下瞧见锁骨至腰腹一片清白颜色,像海边一捧细沙或是深冬梅梢一捧雪,辗转间有汗水压着眉弓坠下来,将长长入鬓的两道箭也满成一张弦,腿修长,搭在肩膀上足尖一下一下点着,总是很摧折的姿态。


    这样的梦伴随他整个少年时代,从十六岁开始,却终止在他十八岁生日这一天。


    最后一眼大约是在海边上,他还没来得及追上去就匆忙醒来,梦境来去无痕,要说唯一的痕迹大约是唇角沾上的奶油味道,是前一天蛋糕上的。


    后来王杰希果真在海边置办下一套房产,如果事情的确是他推测的那样,那他总会再见到“自己”。


    可这一天来得并没有那么快,十八岁他出道,二十六岁他退役,直到退役这一年,他过完生日回到海边的家里,才终于见到那个少年人——是自己十年前的模样啊。


    此后两年他们重复着当初梦里的生活。直到少年的十八岁生日,王杰希很冷静的给他切开蛋糕插上蜡烛,甚至还亲吻他的额头让他许愿,他从未如此失态也从未如此平静,他们像过去的每一日一样相拥,而王杰希阖目,像等待末日一样等待第二天的到临。


    迎来了他早就心知肚明的结局。


    王杰希躺在冰凉的地板上,眼角微细水痕没入漆黑鬓发,像是黎明海岸远处的浪潮撞碎在黑色的岩。他赤足,脚踝至膝一片干燥的凉意,来自冬日早晨苍白的阳光。


    早就已经天明了。


    落地窗外海潮拍岸,王杰希静静望了一会儿,终于确认如今偌大一间房屋只余他一人,而窗外海风咸腥,和灰色天幕遥遥相接,像是他看不到边际的时间尽头。心口空茫,也只到空茫为止——他甚至失去痛哭的权利啊。


     爱上自己本身不就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吗。


     他从不尝试握住白色细沙,如今却要抓住十数年前的一个影子,理所当然也只能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王杰希披上外套,缓慢而坚定的走向远处浪潮,身影正与脑海中十年前记忆里的男人背影重合在一处,他那时望着的是谁?如今又是谁在身后望着他?


    他遥遥回头望去,正看见向自己奔来的少年身影。



评论

热度(590)

  1. 北逍执笔行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