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逍

【瓶邪】寒雨连江夜入♂吴

孤舟闲行:

*咳咳,低调补车,第17个亲亲的完整版,第一人称写着不太顺,有点仓促,但我磨了一个星期实在不想写了,构思混乱,短小慎入!
*主体部分走评论链接


>>>


村里已经连发了三道做好台风玛利亚防御措施的通知,其实雨村并不临海,又三面环山,影响比福建北边小得多,只是昨天后半夜开始刮起了大风,闪电一道比一道劈得亮,我刚刚睡着就被雷声吵醒,睡眼朦胧地去推闷油瓶:“小哥,打雷了。”


“嗯。”张起灵把我往怀里搂了搂,大概以为我害怕,居然安抚似的在我额上亲了一口。


我哭笑不得,埋在他胸口含糊道:“我是说衣服没收,淋湿了明天又要我洗一遍……”


闷油瓶非常自觉,见我睡意朦胧地挣扎,往我脑袋上揉了一把示意我继续睡,他出去收了衣服,关紧门窗重新躺下,还贴着耳垂给我报备:“收好了。”


我被他的气音勾起一个激灵,估计闷油瓶早看透了我刚才困得要死的样子是装的,我也就懒得演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得寸进尺:“真乖,那继续睡吧。”


闷油瓶没有回应,我感觉不对,求生欲极强地扯出个乖巧的笑,用真诚的小眼神看他:“我这不是,怕打雷嘛……真的,雷城后遗症,我现在听到雷声都慌,不敢去收衣服。”


说着还配合窗外划过的闪电夸张地抖了抖肩,闷油瓶倒是配合我的演出,抬起手把我两只耳朵捂住了。


手指蹭过脸颊和耳畔,被蒙住后,我只能听见闷油瓶的动作和衣料的摩擦声,几秒钟以后,雷声由远及近朦朦胧胧地响起,闷油瓶就着捂住我耳朵的姿势,捧着我的脸吻了上来,我脑子里“嗡”地一下,窗外的雷声是一点都听不到了。


因为天气的缘故,这个夜晚尤其黑,没有闪电划过时,周围和窗外都像浸在浓墨里,竟让我产生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错觉。视觉剥夺以后听觉就格外灵敏,这样被闷油瓶捂住耳朵,传到我脑子里的全是接吻的水声,就像堵住耳朵咀嚼一样,经过头颅和耳道的共鸣,唇舌交缠的动静比平时清楚数十倍都不止,偏偏闷油瓶还故意搅动着舌头,吸吮着唇瓣打定主意不放过我。


吻的时间太长了……我禁不住呜咽出声,但有一半嗓音生生卡在了嗓子里,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发出的鼻音也尤其明显,我被这特殊的感官刺激到,乖乖仰躺着任由闷油瓶细致地舔吻噬咬都不敢再有任何动作,连大气都不敢出。


当闪电从雨幕另一端劈下来的时候,光线骤然亮起,闷油瓶睫毛的影子就在他鼻梁上一闪而过,虽然短暂但清晰到历历可数的地步。我失神地舔了舔嘴唇,仰起头去吻他鼻梁侧面明暗交接的那条线,一路舔到他下巴和脖子上,能感觉到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耳边呼吸声瞬间就低沉起来了,就着时不时的闪电,我看见闷油瓶脖子到胸口都泛起了红,从宽松的衣领望进去,肩膀上已经腾起了大片纹身。


这情境我不是第一次见,但今天不知怎么就特别动人心魄,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锁骨和胸口看,不住地咽着口水,背后已经冒出了一层薄汗,空气里的湿气在滚烫的皮肤上激起微弱的凉意,我紧抱住他,手指不由自主地插入他的头发里。

评论

热度(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