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逍

【巍澜】演戏是个技术活

谢谢太太救我一命

bei居过隙:


  • 如果剧版《镇魂》其实是特调处众人被压榨着友情出演的一部电视剧。灵感来自@鹤相欢老师的图:戳我(不知道为啥没法艾特)


  • 全篇吐槽不必深究,主要是缓解一下心情……





1.


“我觉得这个剧本不行。”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冷静分析。


沈巍本来也叼着糖,他把嘴里的东西拿出来才说:“我也这么觉得。”


导演在一旁点头哈腰:“剧本已经定下来了,您二位勉为其难,将就一下。”


2.


赵云澜憋气:“为了处里的新址,忍了。”


“大家都不容易。”沈巍同情地望了一眼酝酿情绪的楚恕之,又望了一眼努力编日记的郭长城,又望了一眼拼命记人设的林静,又望了一眼和神秘原创角色培养戏感的大庆,又望了一眼给自己准备的白色头毛。


“剧组也太坑人了。”赵云澜揽过他的肩膀,“还让你一人饰好多角,压榨劳动力啊这是。”


“没办法。”


当年鬼面挂得太干脆,彻底失去了饰演夜尊的机会。


3.


沈巍其实不是很想演这位最终化身二郎神的反派,没特效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嗑到迷幻.avi”,有特效的时候看起来就像额头喷洒泥石流,出场自带鼓风机,饿起来连吉他都不放过。


“但是沈老师您看。”导演耐心劝导,“你可以管赵处叫‘我的小云澜’。”


沈巍红着脸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4.


赵云澜其实不是很想用鸡毛掸子打架,就算他本人帅得惊天地泣鬼神,在漫天飘洒的鸡毛中回眸一望也实在hold不住。


导演擦汗:“这个安排吧,是为了把经费省下来,给特调处装修用。”


“有道理。”赵处长被说服了,“那把做特效的钱也省下来吧,能给我们搞个精装修。”


导演:“对对对,制作组也是这么想的。”


5.


楚恕之仰天长啸:“我要死了。”


“楚哥别生气,喝……喝水。”郭长城哆嗦着捧上水杯。


“别给我,不然我想泼赵云澜脸上。”楚恕之磨牙,“因为他笑场这条拍了六次,再NG一次我就辞职。”


郭长城:“但是斩魂使大人也笑场了啊……”


楚恕之:“闭嘴。”


6.


赵云澜大马金刀地往导演面前一坐:“我强烈要求减戏份。”


导演迷茫:“怎么了?”


“我和沈巍太忙了,整天拍戏忙到缺乏私人时间,严重不利于个人的身心健康。”赵云澜理直气壮,“我们也是要……生活的嘛。”


“哦!”导演秒懂,很上道地表示:“接下来几集就演不知名路人的爱恨情仇好了,你们休假五天。”


“谢了。”


7.


大庆茫然地啃小鱼干:“这就是龙城揭秘者突如其来和常驻龙套女医生组cp的理由?”


8.


“宝贝儿。”赵云澜撩起自己假发上的两撮刘海,“如果你当年见到的是这样的突厥,你还会爱我吗!”


沈巍笑了笑:“很可爱。”


“完了。”赵云澜摊倒在躺椅上,“连你都不正面回答我,看来是真的特别丑。可能为了特调处的木质地板,制片人克扣了化妆师的工资。”


9.


“糖纸?”沈巍惊了。


“我们有考虑过很多方案。”编剧解释道,“另一个方案是棒棒糖化石,还可以和生物工程学的设定挂钩呢,但听起来有点重口,如果沈教授觉得……”


沈巍:“不了不了。糖纸吧。但我还有个疑问。”


编剧:“您请说。”


“这个设定是,我在龙城土生土长了一万年,醒来后经过十年当上了教授,期间的主业是见义勇为。”沈巍推了推眼镜,“这个……不合常理吧,生物工程知识哪里来的?”


“呃您看,十年嘛,四年本科,两年研究生,三年博士生,然后……半年评上副教授,再半年评上副教授。稳了。”


沈巍:“……好的。”


10.


“赵处!这这这不对啊!”郭长城急得都结巴了,“镇,镇魂灯,我……”


“没事,点我就点我吧。已经看开了。”赵云澜吐烟圈,“你看看这段前情提要,肠胃消化问题引发的反派死亡。我他妈……“


“赵处您冷静!为了我们的新办公室!”


“……等会儿让林静背我。楚恕之骨头硌得慌。”


11.


“跨时空通话。牛逼。”


“……居然还有回拨。牛逼。”


“全球直播,太牛逼了。”


赵云澜毫不犹豫地踹了林静一脚:“你很闲?”


“我一直在绿幕里躺着,能不闲嘛。有可能当年孙悟空在铁扇公主肚子里就是这种状态。但编剧为什么不模仿到底,让我在胃里蹦迪呢?”


“大概是为了保证直播信号正常传递吧。”


12.


“卡!”导演站起来,“你们……”


赵云澜突然张开双臂向前一步,把下巴搁在沈巍的肩窝上,对方僵硬了一下,然后缓慢却坚定地搂住了他的腰。有什么在胸腔内隆隆作响,逐渐统一为亲密而默契的节奏。


导演张了张嘴,最后没说什么就坐下了。


助理凑过来问:“这段不能播吧?”


“嗯,待会儿再来一条。”导演叹了口气,“但这里确实应该有一个拥抱。”


13.


“终于要杀青了。”赵云澜靠在雕像上,让化妆师帮忙补妆,“下次就算上头要给特调处建个别墅,我也不答应演网剧了。”


沈巍把剧本放到一旁,伸手帮他顺头发:“那办公室装修怎么办。”


“我连大学路的房都能狠下心买到手,钱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赵云澜脸颊被粉饼拍来拍去,说话含含糊糊的,“实在不行,我偷平衡车养你。”


化妆师妹子转身出去拿血包了,周围被绿布蒙得特别严实,沈巍忍了又忍,最后还是飞快地低下头,和某个大言不惭的公职人员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


14.


“怎么样?”汪徵把吃不完的便当丢给桑赞,跑来围观祝红的战果。


祝红满意地翻着相册:“海报的素材有了。”


“这个……能放出嘛。”


“特调处内部私藏限量海报。”


 


-END-



评论

热度(3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