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逍

拿什么拯救你,他的头发(1)

哈哈哈哈哈哈

北极虾爱吃豌豆黄儿:

一个非典型的花吐症梗……?梗来自朋友给我的这个图:我也不知道来源


有病的世界观。私设众多,什么病名病情都是我扯淡的不要在意。


预警:鱼真的秃了


算是弯鱼和直黄。


 


1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走在蓝雨宿舍的走廊里,神情沉重,一双马丁靴蹬得地板咚咚响。


宋晓从房间里探头,嘴里还咬着牙刷,本来想抱怨大清早的干嘛呢,看到黄少天这架势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哟,黄少,拉队长去干嘛啊?”


没想到平时虽然看上去不靠谱但其实稳如狗的蓝雨副队长这会儿转过头来一脸慌乱,“有急事。”


简直惜字如金。


宋晓愣了两秒,跑到隔壁敲门:“郑轩郑轩!出大事儿了——!”


确实出大事了,黄少天直到拉着喻文州上了自己的车还不敢看对方一眼。对方今天穿得特别休闲,头上戴着顶黑色的帽子,上书三个大字——“没洗头”。


但是事情,远没有没洗头这么简单,虽然也跟头发有关,但是可比没洗头要惊悚三十万倍,那就是今早当黄少天如平时一样敲开喻文州的房门,邀请他一起去吃饭的时候,看到他的队长秃了头。


就是那个字词意义上的秃头,发际线几乎退到了头顶,非要说的话,就像个清朝人。


黄少天愣了三秒,“砰”地把门关上,一把抱住喻文州的腰:“队长——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少天,我没有……”


“队长,虽然我们平时说你佛系,说你是蓝雨庙方丈,但是没有让你真的出家啊——”黄少天哀嚎着。


“不是……”


“队长——你不能留我一个人在滚滚红尘啊——”


“少天你冷静一点。”喻文州拍拍搁在自己肩膀上的副队长的脑袋,“不是我剃的,是它们自己掉的。”


黄少天从喻文州的怀里钻出来,拍拍自己的胸脯:“那就好那就好,原来是自己掉的……等等,你说什么?自己掉的?!”


 


“医生,就是这样。”黄少天一脸急切地望着眼前的医生,这是整个G市最好的医院最权威的专家,黄少天看着他已逾古稀却依旧乌黑亮丽的头发就知道他确实靠谱。


医生看着喻文州光洁的额头,整齐的发际线,还有剩余的半头黑发,微微陷入了沉思。


“你队长患的应该是,极其罕见的,平均一亿人才会有一人患病的,”医生顿了顿,仿佛在宣布什么大事,“心因性泽维尔综合征。”


黄少天的心一下子收紧了,虽然他没太听清那个啥泽啥的病名,但“一亿分之一”“绝症”“生离死别”几个词已经飞速地钻进了他的脑中,眼前一幅诀别的画面已经栩栩如生,喻文州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嘴唇发白,脸色发青,一双无神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他猛地一下站起来,抓着医生的肩膀,几乎有些歇斯底里地喊起来:“不可能!!!队长不会死的!!!他不会得绝症的!!!!!”


“你等等小伙子,不要那么激动。”老医生被他吓了一跳,“我没说他会死!也不是绝症!”


“啊?”


“他只是会秃!”


黄少天愣了两秒,转头看向喻文州,“他说什么来着?”


“他说我会秃。”喻文州淡定地回答,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可是他已经秃了!”


老医生点点头:“到最后他会全秃的。一根毛也不剩,用什么生发产品都没用。”


黄少天上下打量了一下喻文州,“嗯……全秃了也应该比现在好看吧。”


“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地喊出声来。


“别怕队长,你会被治好的!就算你永远是个秃子!这对我们的友情也没有丝毫影响!”黄少天斩钉截铁地拍着喻文州的肩膀,“而且,你以后就是人群中最闪亮的那颗头,绝对的蓝雨视觉C位。”


喻文州默默地把帽子戴回去,转向慈祥的老医生:“您说不是绝症,请问治疗的方法是什么呢?”


“泽维尔综合征多发于平时大量用脑的男性群体,但诱发这种病的根本原因是因为长期爱而不得,造成了精神性机能紊乱,毛囊萎缩营养不良。这种病其实说白了是一种心病,俗话说得好,心病还须心药医,只要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自然就好了。”


“靠!说了半天是女人闹的!”黄少天一拍喻文州的肩膀,“哪个女的这么不长眼,我们队长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要钱有钱要颜有颜,性格好品格佳,谁嫁谁说好。队长你说是谁,我保证帮你追到手!”


一向与他无话不谈的搭档,此刻却突然沉默了,只是看着他的脸笑了一下,没答话。


“队长你别不好意思啊。这可是秃与不秃的大事!难道你准备靠假发过一辈子啊??万一刮风咋办,你看微草那边风那么大,假发掉了怎么办!王杰希肯定会笑你的!”


“少天。”喻文州朝他摇了摇头。


“年轻人,坦率一点嘛。不努力明天就全秃了啊。”老医生喝了口茶,悠悠地说道,“喜欢人又不是丢脸的事情。”


“情况有些复杂。”喻文州叹了口气,“我喜欢的不是女孩子。”


他瞥了一眼黄少天,那眼神复杂极了,黄少天觉得简直是有什么东西朝他的胸口狠狠地砸了一下。


电光火石之间,他钢铁一般的直男思维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向后退了一步,过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啊……?”


 


“对不起。”喻文州说,“我不会勉强你……我会买好一点的假发。”


“不是,这个……”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这一早上他接受的信息太多,混杂成一团,让他有点弄不清情况,“这不是吧?!我们在搞什么整蛊真人秀吗?这什么特效化妆很真啊!凑这么近都看不出来,现在技术都这么好了吗……”


说着他的手取下帽子,开始在喻文州的头上脸上乱摸起来,企图能找到这个“头套”的边缘。喻文州温柔地拍拍他的手背:“别挠了,疼。”


“是真的啊?”黄少天又不甘心似地轻轻拉了拉他的头发。


“再拉连半边都没有了。”喻文州说。


“不是啊,队长!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黄少天有些崩溃地蹲在原地,“你肯定搞错了,我不可能是你真爱的。说真的,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少天,我说了我不会勉强你的。”


“是不是亲一下就知道了。”老医生突然说。


“您说什么?”


“对于这种罕见病,喜欢人的吻就是特效药。”医生补充道,“即使你们还没有在一起,头发也会长出来……”


“我靠,你以为是美女与野兽还是睡美人啊。不过如此一来倒是简单多了,反正就是亲一下。”黄少天转过去看了一眼喻文州,“队长你忍一下。”


他凑过去飞快地亲了一下,蜻蜓点水,然后等了十几秒,什么都没发生。


“你看队长!!你喜欢的根本不是我!”


“你是小学生吗!”医生拿钢笔敲了两下桌子,“亲嘴要伸舌头不知道吗?!”


“我才不是小学生!”黄少天怒吼道,“还有,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治病救人,经验丰富。”


“……”


 


“少天,其实你不用放在心上。”喻文州对坐在驾驶座的副队长说道。


他们刚从医院出来,钻进地下停车场里。临走时那位老专家还叮嘱了一大堆,什么就算是特效药的亲吻也会逐渐失去效力,即使可以减缓喻文州的秃头速度,但是根治的方法只有得到真爱云云。


“什么童话样的鬼情节。”黄少天把钥匙插进孔里,轻轻一转,仿佛相当恼火,“队长我对你没有意见,但是你知道……我只是不喜欢男人。也不是不喜欢男人,我就是,不是那种喜欢你知道吧……?”


“我知道。”喻文州对他笑笑,“我们回去吧。哦,途中我们能不能先去看看假发?”


“队长,夏天戴假发很难受的。”


“可我又有什么方法呢?”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我还没有做好那个准备啊。而且其他人也需要时间来适应吧?”


“对不起……”


“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队长没有任何问题!”黄少天说,“不行,队长还是有头发的样子好看多了。”


“少天……?”


“对不起。”黄少天低声说,“我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下一秒,黄少天扣住他的下巴,义无反顾地吻上去。


“我靠!”黄少天被喻文州的帽檐顶了回来,“我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


“少天你真的不用勉强。”


“要是放任你就这么秃了我还能算你的好兄弟吗?!”黄少天再次伸手,这次却是捂住了喻文州的眼睛,“队长,你别看我……”


其实一切没有那么难以接受。男人,或者说喻文州的嘴唇是软的,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黄少天触到喻文州舌尖的时候,居然还觉得有点甜。喻文州什么都没有做,就乖乖地让他吻,闭上眼睛,简直比他交往过的女孩儿还要甜美清纯。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的黄少天猛然睁开了眼睛。他有些呆呆地看着喻文州被舔得晶亮的发红的嘴唇,捂住他眼睛的手都有点颤抖。


“少天?”喻文州说,“我……感觉我的头发长出来了。”


黄少天的目光立马一转到喻文州的头顶,再也不是那种光秃秃的感觉,额头上的刘海的发尖甚至虚虚地搭在自己的小拇指上。


“我靠!!!”黄少天一声感叹,“这他妈真的是,童话啊??”


 


这一切就像一场梦。黄少天意识到这可能真的是一个他喵的童话,而自己并不想做拯救一切的王子,他还想着跟漂亮妹妹约会呢?


虽然队长真的很好,他们俩是铁哥们儿好战友,从训练营到出道都分不开,可是兄弟是兄弟,老婆是老婆,怎么能随便混为一谈。但同时他又感觉到莫大的愧疚,自己居然真的有这么迟钝,喻文州喜欢他,还瞒了他那么久。他自诩知道喻文州有几条内裤,小时候尿过几次床,说过什么梦话等等大大小小的所有秘密,但却不知道喻文州心底最大的那个秘密。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病,黄少天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看出来。喻文州还是那副态度,说什么都像是说别人的事。到了这地步,这人也不逼他,又坦荡荡。他不想欺骗自己,更不想伤害喻文州,想到这里,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头也要秃了。


为什么就不能跟原来一样友谊万岁呢!黄少天甚至有点想自私地想假装失忆。但他不能也没法这么做。


于是,蓝雨出现了诡异异常的气氛。


自从大清早他们的副队长拉着队长风风火火出门再回来以后,他们俩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他们既不头靠着头讨论战术,也不勾肩搭背地去食堂吃饭,甚至过了晚饭之后的自由活动,喻文州转头就进了房间,黄少天也不跟进去,也不拦着他。


蓝雨的休息室就在蓝雨宿舍走廊的尽头,本来是黄少天的主场,但由于副队今天的反常表现,蓝雨战队的其他人在休息室里围了个圈,假装在开圆桌会议。


“我就说出大事了!”宋晓疯狂拍着郑轩的肩膀。


“到底是什么事?”


“黄少,黄少!他早上就这么拉着队长,气势汹汹的,还很急。我问黄少去干嘛,他就说了三个字!只有三个字啊!!!”


“哇!!”卢瀚文探头,“哪三个字!”


“我猜是上厕所。”


“呸!!黄少和队长又不是初中女生!!为什么要手拉手去上厕所!”李远鄙夷地说。


“一定是我爱你!”卢瀚文激动地举手。


“没有!没有!”宋晓疯狂摇头表示拒绝。


“那他到底说了什么。”郑轩问。


“有急事。”宋晓深沉地说。


“靠!说了跟没说有区别吗!什么急事啊!”


“我怎么知道!”宋晓翻了个白眼,“但是……震惊!蓝雨双核突然反目!震惊!喻文州黄少天结束多年饭友关系!”


“别说的跟结束多年炮友关系一样行不行?”


“还有未成年呢!”李远嚎叫着捂住了卢瀚文的耳朵。


然后他们看着黄少天气势汹汹地从宿舍里出来,重重拍了几下喻文州的门。一群人立马屏气凝神,生怕对方发现自己。


“队长——我想好了——我们就先从住在一起开始吧!”


 ——TBC——

评论

热度(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