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逍

美色有用

Lost temple:

美色有用。
这四个字太好了,非常想拿来写文。



想写一个长相天真纯良实则是杀人兵器的黄,一双眼睛仿佛不谙世事,说话的时候偶尔会露出两颗小虎牙,杀人的时候还能微微笑着说对不起,血溅了几滴到脸上就随便用手擦掉,满不在乎。


黄少天被黑手党当死士养大,最擅长枪械与格斗,并且精通潜行、伪装、侦查、刑讯。但是收养他的人不中用,在权力更迭的时候被人弄死了,帮派四分五裂。重新洗牌之后,黄被新上位的黑帮大佬喻收到手下。



喻文州,衬衫马甲西装三件套,黑风衣黑色皮手套,冬天飘着细细的雪,他只戴一顶黑色礼帽,不打伞。教堂尖顶刺破灰色天空,没有白鸽盘旋的绿地公园,只有行人稀少的灰白街道。


(此处应有《教父》BGM)
黄少天已经习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但去了喻文州那里之后,却被喻文州养在身边,哪里也不让去,什么都不要他做。黄少天以为喻文州不信任他,但喻文州是要把他藏起来,去对付他最大的对手。
这是喻文州反复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他告诉自己,他只是在收藏一把好刀,而不是对黄少天这个人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兴趣。可他又忍不住带黄少天去这里逛去那里玩,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都堆到黄少天面前,教他如何享受生活,教他快乐是什么,教他感情是什么。


喻文州带黄少天逛红灯区,问他是不是从来没抱过女人。一路问下去,才知道黄少天连接吻都没接过。喻文州装作随意的样子说,接吻很简单,我教你啊。他从黄少天那里偷走了黄少天的初吻,这也是他们之间唯一逾距的亲昵。那一天黄少天和喻文州到底没在红灯区留宿,两个人手牵着手回去。喻文州生平第一次希望,他的对手不要露出破绽,不要给他机会,这样他就不用把黄少天派出去,日子就可以永永远远这样过下去。




机会还是来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喻文州只得把黄少天送走。喻文州无法说得更多,只能说:你的生命最重要,在此之外,取得他的信任,杀了他。


喻文州千算万算,算错了一件事。他的对手喜欢男孩子,而且有性虐待的癖好。喻文州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方寸大乱。他没舍得碰过黄少天一根手指头,但他知道黄少天有多么吸引人。好几次他都想仗着黄少天什么都不懂,骗黄少天跟他上床。但最后还是没有这样做。他不想让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或者也可能只是单纯地不想伤害黄少天。然后现在,他亲手把他的宝贝送到那么一个危险的人身边去了。
喻文州让黄少天回来,并且派了人手去接应他,让黄少天不要管什么身份暴露之后的后果了,回来就好。可是黄少天根本听不进这些话,黄少天察觉到任务对象经常用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他,他知道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但他以为喻文州早就知道这一切,以为喻文州是故意的。


黄少天认为,喻文州之前对他那么好,不让他杀人,不让他参与任何危险的任务,就是要他现在来回报这份恩情。喻文州送他离开的时候说的话也可以理解成,只要留住一条命还能杀人就够了,别的都不重要。


黄少天怕被发现,所以不再和喻文州联系。喻文州在电话被单方面切断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决定。




喻文州凑了一个局,请各方势力的大佬聚会。黄少天就跟在任务目标身边出席。喻文州见黄少天的状态还算可以,稍微放下心来。对方应该还没有对黄少天出手。


其实对方已经察觉到黄少天的来历有问题,于是当天晚上回去之后就对黄少天下手了。黄少天发现,即使这是喻文州给他交代的任务,他也不想让别人碰他,他觉得恶心,想吐。于是黄少天和保镖打手们打成一团。此时喻文州布置的暗桩恰好同时发难,刚好里应外合,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尘埃落定后,黄少天问喻文州为什么要改变主意,直接大举进攻,喻文州是不是不相信他能凭自己一人就干掉对方。而且这样做师出无名,会落人口实。


喻文州说,不是不相信,是因为从一开始,他的决定就错了。就算这样做会暴露隐藏的实力,他也没办法让黄少天独自去面对他不能控制的危险。






评论

热度(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