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逍

【喻黄】黄少天变成了一个女人

宝批龙:

  黄少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女人。




  他在床上安静的思考了一会儿人生,得出三个道理:




  一:我变成了一个女人




  二:蓝雨终于有女人了




  三:我得抓紧时间让喻文州爽一下




  很多年前,他和喻文州还是青训营的毛头小子时,二人蹭排成一排推心置腹的谈天。




  十六岁的年纪,是一个结交了兄弟就能为兄弟赴死的年纪,也是一个天马行空的找不着边际的年纪。




  因没有女朋友的缘故。




  所以他们当时的谈话是这样的。




  “喻文州,如果你变成了一个女人怎么办。”




  “我会让少天爽一下的。”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黄少天说,“以后我变成女人了,我也先让你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多年后的某一天早晨,他真的变成了一个女人。




  黄少天想:我应当让喻文州先爽一下。




  01




  “队长!队长!”




  黄少天猛敲他的门。




  喻文州睡得迷迷糊糊,睡眼惺忪的开门。




  门一开,黄少天大义凌然的把衣服一脱,把他往床上一推。




  “快点,我们现在立刻上床。”




  喻文州:……彻底清醒了。




  黄少天一边扒自己衣服一边扒喻文州衣服,他不太熟练,所以扒的磕磕绊绊,好几次拽飞了喻文州的睡衣扣子。




  喻文州说,“少天,你做什么。”




  黄少天严肃道,“做爱。”




  “做什么。”




  “做爱……”黄少天看见喻文州波动震惊的眼神,音调拐了十八个弯,面不改色的说完,“……做的事情。”




  黄少天一个翻身下床:“打荣耀。”




  喻文州心想:打游戏,确实是我爱做的事情。




  他把黄少天揪回床上。




  喻文州又心想:“做黄少天也爱做。”




  他做了一会儿,又得出一个结论:做黄少天比做荣耀爽。




  黄少天推着他:“等等!”




  “怎么了。”




  衣服都脱了,怎么能等等呢。




  因为黄少天发现自己又变成了男人。




  蓝雨剑圣的逻辑是这样的:




  我变成女人,我让队长爽。




  我是个男人,我不搞基。




  不搞基的黄少天,像个拔x无情的冷酷渣男,提起裤子就往床下跑。




  喻文州想:这也太不是个人干的事儿了。




  02




  黄少天说:“问题很严肃。”




  喻文州说:“是的。”




  黄少天翻身下床,打开笔记本,拉开好友列表,找到叶修:噼里啪啦的打字。




  叶修回道:忙呢,不聊,88




  黄少天:老叶!十万火急,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变成了一个女人!




  叶修说:哦,文州知道吗?




  黄少天说:他就在我后面!




  叶修说:那你还和我聊天,你找他去




  黄少天说:废话!我找过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找我也没用啊,88




  他光速叉了聊天界面。




  苏沐橙说:“手速这么快?少天找你呢?”




  叶修,一个只有在黄少天找他聊天时,才能爆发出惊人的手速关掉扣扣聊天界面的男人。




  “嗯。”




  苏沐橙把泡好的茶递给他。




  “找你做什么?”




  叶修喝了一口,语重心长道:“他变成了一个女人。”




  苏沐橙面部表情僵了一瞬,开口:“文州知道吗?”




  “我也是这么问的。”




  叶修打开荣耀。




  苏沐橙震惊过后,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拖了一根凳子,坐到了叶修边上。




  “聊聊!”




  叶修无语的看着她。




  小姑娘眼里散发着八卦的光芒,重复道:“聊聊!”




  叶修又重新打开了聊天窗口。




  黄少天在对面,已经从我变成了一个女人发散到了人与荣耀,人与自然,自然与和谐,该不该让喻文州爽一爽,等等。




  一大片一大片的文字,密密麻麻的。




  叶修说:“问什么了。”




  “人与自然,人与和谐,自然与和谐,我该不该让喻文州爽一下。”




  叶修的表情高深莫测起来。




  “谁?”




  “喻文州。”




  “喻文州?”




  “让喻文州爽一下。”苏沐橙眨巴了一下眼睛,趴在桌子上,盯着叶修。




  充满了求知欲。




  叶修喝完一杯茶,淡定道:“你不需要知道他是怎么爽的,别闹,睡觉去。”




  苏沐橙说:“哦。”




  叶修:“我和他聊聊。”




  03




  黄少天,一个又酷又帅又奶又甜的男人。




  身手俊俏,脸更俊俏,因此前仆后继吵着要嫁给他的女朋友可以绕着广州小蛮腰排队,排不下了就往上叠,还能在叠一个小蛮腰出来。




  网上最近流行小奶狗,他的粉丝就喊他:小奶黄包。




  风流俊俏的奶黄包,面临了人生一大难题。




  他为什么会在早上的时候变成女人,又在一个很紧要的关头变成了一个男人。




  黄少天说:难道我有魔法吗?




  叶修的回复姗姗来迟。




  他和黄少天认识了十年,从他十五岁在网游里满世界抢boss的小屁孩儿长成现在联盟里首屈一指的大神,叶修从来没听说过他除了剑定天下之外,还有一个变女人的技能。




  因此这件事情就变得格外的魔幻。




  彼时苏沐橙正在看聊斋志异,叶修瞥了一眼半白半文的破烂书页,斟酌片刻,说道:“你是人吗?”




  黄少天打字的手上下翻飞:“废话!哥不是人是什么!老叶,我说你别拐弯抹角的挤兑我啊!”




  叶修遂答:挤兑你用得着拐弯儿抹角吗,我一向做事光明磊落。




  黄少天说:赶紧的!出个主意!




  叶修:你找我出主意没用,我出个主意你听吗?




  黄少天:视情况采取意见。




  方锐路过,了解前因后果,立刻挤开叶修,旁若无人,兴奋的挤到电脑桌前。




  鸠占鹊巢的方锐替叶修给他出了个保留意见:你穿条裙子拍来我看看。




  黄少天:……你妹啊叶修!




  叶修端着保温杯,方锐打字道:我方锐,少天,别介啊,我还没看过蓝雨的女队服,赶紧的穿来哥几个饱饱眼福!




  黄少天:开你的海无量来JJC,今天不把你打的倒着走叶修就不姓叶!




  叶修喊冤:关我什么事儿啊。




  04




  黄少天间歇性变成女人的事情还是没有解决。




  这是一个突发性的情况,姑且把这种情况算成一个病因,该病发作的时间不定,地点不定,甚至在他上洗手间的时候——进去是个男人,出来就是个女人了。




  黄少天是典型的南方人身高,放在男人堆里算不上特别的出挑,不过一张脸长得很俊俏,身材长得很匀称,这样一个男人,变成女人就很优秀了。




  前凸后翘,很有味道。




  头发能自己变长,该直男甚至很有兴趣的去给自己烫了个波浪卷,配合自己的颜值染了头金毛。




  所以直男之所以是直男,就是因为他对自己变成女人的事情不但没有比如蛇蝎,反而乐此不彼,一天除了训练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照镜子上面。




  喻文州看不下去,决定联系一些神棍,拉个讨论组来共同探讨研究一下黄少天这时而男时而女,阴晴不定的性别。




  这个讨论组拉了:王杰希,王杰希的小号,王杰希的公众号。




  喻文州说:王队,聊聊。




  王杰希退出群聊。




  05




  十二月份的全明星,众人通过方锐和叶修的悠悠之口,了解来龙去脉,纷纷戴上瓜子饮料,板凳笔记,手机单反,前来蓝雨休息室。




  方锐推开门,喊道:“少天,出来,给哥看看蓝雨的妹子!”




  黄少天正在跟自己的呆毛做斗争,他用右手按平了好几次,这根毛都坚决果断,如同狼牙山壮士一般,屹立不倒。




  方锐说:别搞啦,过来聊聊!




  黄少天翘着二郎腿,吹了声口哨,表示不参与群聊。




  王杰希说:“这事儿我管不了。”




  他补充:“我和喻队的群已经解散。”




  黄少天问了一句:“什么群?你们俩还能建一个群?”




  喻文州喝着水,慢吞吞道:“三个王队的小号。”




  叶修乐了一声,问道:“那你们讨论出结果了吗?”




  二人面面相觑,无解。




  黄少天这件事,很令人费解。




  且不说他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玄幻事件,简直是从起点网游频道跳转起点奇幻频道,是都市题材的奇幻。




  黄少天说:“想想办法,我快急死了!”




  喻文州拆台:“少天,你昨天还考虑去烫个卷发。”




  黄少天:“是内扣。”




  他的淘宝‘叮’的一声响起来,屏幕显示:您购买的xx美妆已发货。




  黄少天面不改色的关掉消息,说道:“我急死了。”




  叶修呵呵一声:“看不出来。”




  王杰希说,这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说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问题。




  王杰希又说:黄少天,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黄少天仔细思考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一件奇怪的事情。




  06




  这件事说奇怪,也不奇怪。




  众所周知,喻文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无论是走到哪里,势必都会有一些追求者。




  喻文州因总是抛头露面的缘故,追求者就略多了些,加之长得齐整,身段风流,眉眼之间有七八分俊俏,引得众人前仆后继,狂蜂浪蝶,令他招架不住。




  这其中没有黄少天。




  黄少天是个笔直如电线杆的男人,男人对男人自然不会产生非分之想,他之所有有非分之想,说来还要怪广州前几天刮了场台风,把俱乐部对门的电线杆给吹折了,弯成了九十度。




  黄少天就是在这个台风天,游戏不能打,荣耀没得玩时,百无聊赖的研究喻文州先生的睫毛,数着数着,得出了一个结论:我好像对他有点儿意思。




  这个结论算不上惊世骇俗,黄少天也不是第一个得出这结论的。




  在此之前,微博上有两百多万剑与诅咒的cp粉也总结出了这个结论。




  只不过别人总结和自己总结是有些差异的。




  自己总结出来,就令人深思。




  黄少天认为自己对喻文州有点意思,他就要意思意思一下,哪知道还没意思的太明显,他的身体就出现了一个玄幻的状况。




  他变成了一个女人。




  就像马丁的早晨一样,黄少天愿意的话,可以拍成黄少天的早晨。




  黄少天早晨醒来,先适应下自己女人的身体,等到了出门,他又成了男人。




  时间久了,他便习惯了。




  除了变成女人这个问题困扰他,让不让喻文州爽一下这个问题也困扰着他。




  前者还能拉讨论组研究,后者就是两个人的事情。




  做爱这件事,一旦有第三个人参与,那就是耍流氓,是坐牢,就不是做爱了。




  黄少天断然不可能玩儿三缺一打麻将,他只想跟喻文州好好研究一下。




  喻文州近日闲的无事,便陪同黄少天一起研究如何做爱。




  黄少天某年某月在书上学来了一种算法,这种算法自成一套体系,主要的公式为:差不多得了+差不多可以=此事可行。




  这套算法很适合黄少天。




  他在高中的时候,理科不大好,当然,这件事也没有人知道,因为他后来打游戏去了。打游戏大家只看你技术好不好,不看你打游戏的时候能不能解出三角函数,所以他数学不好的事情,目前只有喻文州知道。




  喻文州是这样知道的。




  因黄少天给他介绍了这一套自己发明的,崭新的,推翻中华上下五年前数学祭奠的全新数学体系,其中有一种核心公式,是这么算的:我(黄少天)变成女人=差不多是个女人=可领国内结婚证=和喻文州结婚。




  黄少天正着演算了一遍,反着验算了一遍,认为这个公式没有出现差错。




  喻文州尚在理解他数学公式的起跑阶段,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二人一拍即合,决定顺应新体系的产生,听从天命,领结婚证去了。




  07




  喻文州说:我和少天领了结婚证




  职业选手群里冒出了几十个潜水的。




  一半说恭喜恭喜,一半说快乐快乐。




  喻文州又说:请大家吃喜酒




  一半说好呀好呀,一半说喻队,太有才了!




  喻文州抬头一看,四月一日,愚人节。




  他们俩这结婚证领的不是时候。




  黄少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研究这张结婚证,领完之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失去了变成女人的技能。




  这使他无法用新体系四舍五入的换算,从而解出做爱这个完美的结局。




  开头可得,黄少天逻辑是这样的:




  我变成女人,我让队长爽。




  我是个男人,我不搞基。




  他领了结婚证,上头印着他和喻文州的照片,理应是合法夫妻,该顺其自然的做爱。




  但缺少了部分必要条件,达不成这个结果。




  黄少天叹了口气。




  心道:白领了。




  喻文州问他,叹什么气。




  黄少天说:结婚证拍的不好看。




  喻文州向来顺着他。




  他说做爱就做爱,他说结婚就结婚,他说走就走,因此这一次,喻文州也顺着他,说道:“那再去拍过。”




  黄少天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滚蹦起来,神情严肃,说道:“不行,跑了那么远才拍到,护照都办了好几个月,再去一趟,哥得累死,不干不干!”




  喻文州又对他说——他常常这么笑着说话,一张脸十分俊俏,剥开外面道貌岸然的壳子,一肚子都是翻滚的墨水,黑压压的,叫人沉溺。




  “少天,我们为什么要跑这么远的地方领证?”




  黄少天不假思索,他认为这个问题俨然不用他思考:废话,国内领不了。




  他说完,愣了下,回味了一下,判断出喻文州在套路他。




  国内只可领男女证,黄少天的差不多体系在国内目前不能通用,因此二人大费周章的去国外领证,这就成了一个悖论。




  黄少天的数学体系此刻因解不出正确答案而分崩离析。




  喻文州决定在这时候趁虚而入。




  他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给黄少天。




  做爱这件事情,只跟黄少天有关,跟是男是女无关。




  黄少天哪天如果自己能想通这一点,他就不用去拍马丁的早晨,而是换成黄少快乐的一天。




  他到最后没用自己的数学体系解开这个难题,关于做爱的事情成为了未解之谜,和为什么出国领证放到了一起。




  喻文州认为这两个问题很值得研究。




  他最近发明了一套新的语文体系,主要核心为探讨与深入。




  这个时候,他拉着黄少天,决定探讨一下这两个问题的其中之一,也就是前者。




  在黄少天第一个早晨,他变成了一个女人,他上了喻文州的床,做了一半,变回了男人,又跳下床。




  喻文州这不是一个人干的事儿。




  现下,他决定把这件事干完。




  剩下的一个问题,留着以后的八十年跟黄少天一起研究。








end




硬盘文终于写完发出来了,擦汗,不容易

评论

热度(3473)